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|回复: 0

一梦如是,再见了我的一笑置之姑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8 13:09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喜欢做梦,梦里的我们是自由的,我们的爱情,真实而又虚幻。好想永远不要醒来,就算死在梦里,那也是幸福的。这是一种奢望,而我却为此而绝望起来,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
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,一个女子爱上另外一个女子,来自家庭的阻碍,来自社会的偏见。我像只断翅的鸟狼狈不堪,这些反对的声音像洪水一样向我袭来。
“你怎么会喜欢她呢,你怎么会…喜欢女生呢?”每当说到这里母亲总是泣不成声,而我却不会动恻隐之心,我故作坚强安慰道:“妈,这就是我的命,从你生下我的那一刻就无法改变了。”“我上辈子做的什么孽啊,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…”母亲也放弃我了吧,在我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登门提亲的男生之后。
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,那天下午我们躺在附近的山坡上,她的脸被夕阳染得红红的,那么美丽动人。我拉着她手说:“芳语,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我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亲吻了下,我以为她羞涩的低下头,是明白了我的意思。可是她却一脸真诚的说:“恩,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。”忽然,起风了,我的头发挡住了我满脸的忧伤,我知道,或许这辈子,我要孤独一人了。
那年夏天,我们十八岁。我本以为我们会一直好下去,虽然我眼里是爱情,而她心里只是友情,可是这样我也很满足。我知道,像她这么漂亮的女生不乏追求者,但她为了我都婉言拒绝了。直到陈西宁的出现,他像一粒掉进水里的石子,在我们平静的湖里激起的不是一层涟漪,而是千层万层的大浪。我的心像被海浪打碎的木筏,支离破碎,一块一块的漂浮在无边的大海上。
那一次,我看到她们在长长的巷子里接吻,芳语脸上出现了我从未见过的红晕,也许这就是幸福的颜色吧。可是当时我心中有一股莫明的怒火,我走过去一把推开他们,芳语一脸无辜,我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。陈西宁举起拳头想要打我,被芳语拉住了。陈西宁喊道:“你以后别来烦芳语,她和你不一样!”然后,他搂着芳语走了,我本以为芳语会留下来和我说说话,可她没有,她就这样走了。
十八岁,长长的巷子里落满了被雨水打掉的花瓣,多么狼狈多么凄凉啊。从那以后,我和她没有再说过一句话,我恨她,但我更恨自己。
以后的日子里,我讨厌走出家门,我把帘子都遮起来,我安静的一个人发着呆。渐渐地我喜欢上了黑夜,因为闭上眼我就能够活在我的梦里,那里是另外一个地方,那里是我的天堂。
前几天,母亲递来了芳语的婚贴,这更像是我的审判书,我知道这天迟早会来。我很苦恼,有好几次,我走上阳台,好想纵身一跳。可是这真的就会解脱么?死亡,我该怎么看待你呢。
芳语的婚礼我还是去了,她的丈夫不是陈西宁而是个微微有点胖的外国男人,芳语没有很大的变化,只是增添了一些风韵。我静静的看着她,她轻轻抱住了我,我能感受到她脸颊的热泪。我很惊讶我并没有流泪,甚至没有一丝悲伤。
第二天,我买了去意大利的船票。
波光粼粼的海面被镀上了一层金色,海风不断撩动我的头发。
别了我的港湾,别了我的姑娘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烟台3d彩票论坛 ( 陕ICP备5071136号

GMT+8, 2018-11-20 06:56 , Processed in 0.10040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