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|回复: 0

公德心如何抛头露面培养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6 12: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天的香港报纸上,刊登了深圳地铁女子当众大便的事情.还配上了图,赫然在目的恶心与突兀让所有人早上都好像吞了一只苍蝇,把一天的心情都恶心坏了.
相信这种极端的情况不是普遍的,但是很显然这又一次的刻上了内地人的素质问题标签.人们总是会联想澳门永利赌场起,大闹机场的中年悍妇,还有在海港城当众大便的小孩,然后一连串的攻击根源就产生了,这些恶行也变成港人或者海外对于内地人的一种看法,一种标签.
随着大量内地人到海外旅游的种种有违文明社会规则的行为发生,这些标签就显然有了说服力与真实感.
于是,素质低,不文明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观感,牢牢的帖在内地人的背脊上,走到哪里都似乎被另眼相看.
前几天回香港,车厢里上来一群内地游客,男男女女近10人,他们高声讲着内地方言,争抢座位,在行车途中随意走动,推推嚷嚷的交换座位.短短半小时的路程,他们的嘈杂一路相伴.他们的目光与他人相遇的时候,不会有善意的微笑,也不会有主动的示好和回避,而是很直白的注视,甚至感觉到是敌意的傲慢.言语间对香港的评头论足也不是愉悦的,而是抱怨的.于是车厢里很自然的形成了两个阵营,眼神多为敌意和轻视的神色.当火车到达某站,游客们大声的自我疑问是否该下车,而没有一人客气的向周围的港人询问.而港人也没有过去的谦和与热情,那些多年来招呼客人港式招牌微笑也看不见了.看见这样的情形,难免觉得很是悲凉.
是什么让这些恶习得以生存,礼仪的基本风范都消失在哪里去了?还有更多人诟病的不卫生的随地吐痰,冲红灯,国骂随口而出的恶习究竟为何这样泛滥?

美籍华裔学者孙隆基教授认为中华民族的情感构造已经不幸失控,有一种天生的“躁狂成份”。在这些有违现代文明社会规则的恶习问题上较随便。似乎国人虽然不善于表达私人情感,他们在某些身体功能的发挥上却具有更多的“自发性"就是对原始本能的不加约束.
我们可以理解成现代文明教育的缺失,也可以理解成对于身体功能自发性的无意识放纵.因为礼仪教育的缺失,没有准则去面对外部世界,而放任自己随意按照生活原生态的状态展示自我.所以国人无法理解这些恶习对于他人的冲突与伤害,.而放纵自己的行为可以在陌生环境获取一种安全感,也是一种暗示,让他们在陌生环境里更加突出这些行为来应正自己的存在.尤其是一些以团体方式出现的情况下,恶习带着恶作剧的形式变成他们互相之间存在感的体现.也获得自我群体的高度认同.所以,他们的高声喧哗,用家乡话对话,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,一种寻找认同的方式,只是潜意识里,他要寻求是同行的来着熟悉生活环境的人的认可.而不在乎,他们只短暂停留的异地的环境要求.
而对于所处环境没有认同,没有融入当时的环境,这样的游离的状态就很容易发生种种不文明的情况了,那么为甚么国人会随意在外面的地方咳唾,却罕有在自己家里的地板、床头咳唾呢?为甚么许多人会将秽物往街上、窗外乱抛,却罕有在自己家里乱抛呢?而且在家乡的卫生习惯也不见得就差到能在公众场合大便吧.问题的核心是国人对于公共空间的意识.也是国人这些在公众场合失控的行为背后都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.那就是公私分明.所谓公,其实没有权利也就是没有义务,一旦涉及公共空间,公共事务,就变成与己无关.只有完全属于个人私有的部分才会被重视.“有私无公”也是权利的最佳诠释.因为公共就是无数个与己无关的组成,一旦涉及公共,就变成无己无关,久而久之,形成一种习惯,对于公共空间行为就变成"无关自我"的极度自私考虑出发.没有对于"共同'
"共用"权利的感知与理解,那么只要这样的意识背景下决不可能诞生所谓民众的公德心.
同样的华人社会,港台地区经历了几十年权利的洗礼,慢慢的开始对于,共同利益,共用空间与个人的关系发生着改变,而国人的公德心的真正培育需要的基础还很难形成,只能靠个体的自我约束去实现.不会是普遍性的提高,这个过程的根源还很难短期改变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烟台3d彩票论坛 ( 陕ICP备5071136号

GMT+8, 2018-11-18 06:28 , Processed in 0.08480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